太阳城平台_太阳城娱乐_太阳城娱乐平台注册开户登录代理

慈善文化

丁永庆:将公益精神传递给更多企业家

2018/11/5 17:00:00 公益时报李庆

3bgv5w54_b.jpg

 2000年,叱咤美国硅谷的丁永庆正值事业巅峰期,然而他却选择了退休。在他看来,自己的人生后半场,公益将是最重要的“职业”。他说,退休便可夺回时间的自主权,如果等到六七十岁再投入公益事业,那时间就不够了。

 “若将余生投身公益事业,我绝对只选教育。”世界上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环保、卫生、贫困、疾病……但若只能选择一件事去做,丁永庆认为那一定是教育,因为教育做好了,针对这些问题都可以找出解决方案。

 2002年,丁永庆以理事的身份加入了欣欣教育基金会(以下简称“欣欣”),担任无偿义工至今。欣欣是在加州政府登记注册,经联邦政府批准成立的非营利机构,其宗旨是本着雪中送炭的原则,以关注中国农村小学教育需求为主,促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其精神、文化和工作特质是长期、持续、关怀、传承。2013年,欣欣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支持下,在民政部登记设立了代表机构。

 2017年11月,在相关人士的推动下,北京市向荣公益基金会也在北京成立。丁永庆认为,向荣和欣欣已经达成了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双方的合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和解决欣欣存在的一些问题。

 向荣成立的使命是做中国乡村教育的践行者,自成立近一年以来,已经形成以欣慧教学、欣智阅读和欣悦成长为核心的项目体系,同时相继开展了乡村美丽园丁支持计划、乡土书香文化校园支持计划和乡村儿童关怀支持计划等多个公益项目。

 丁永庆告诉《公益时报》记者,他很喜欢印度特蕾莎修女的一句话:“我们觉得我们所作所为的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但是没有凝聚这样的一滴水,大海就不成大海,就会枯竭”。

 乡村教育是民族基业之本

《公益时报》:据了解,向荣和欣欣已经达成了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那么,两家机构的侧重点有什么不同?

 丁永庆:欣欣有着21年的背景和经验,作为无偿义工的组织,凝聚了大量的善心人士。那么,这些年来积累的经验和资源,能否同国内的公益慈善组织以及志同道合的人来分享?向荣的成立一方面是经验的分享,另一方面也是水到渠成。

 向荣成立之初,就确立了和欣欣密切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因此欣欣的经验和资源会毫无保留地跟向荣分享。欣欣的项目目前分布在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持续不断关怀近350所农村学校。因此,我们将350所学校的现状、需求以及未来的发展跟向荣分享。

 要说两家机构的侧重点有何不同,我觉得有两个层面吧:

 第一,是境外非政府组织和国内公益基金会的差距。我们是非常正规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是被国务院侨办、民政部、公安部认可的,但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还是会有一些原因使得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遇到挑战。比如距离方面,想更深入了解项目需求,就需要更深入的参与,而绝大部分的义工都是在美国。这方面向荣就没有顾虑。

 第二,我们作为境外非政府组织,在项目地找项目合作伙伴的时候就没有向荣所具备的优势。欣欣和向荣的目标是一致的,服务群体也是一致的,都是农村孩子的教育,但是两个基金会背景不一样,未来的发展也一定会不一样。

 使互联网技术渗透农村教育

《公益时报》:向荣成立时设定的三个主题项目——欣慧教学、欣智阅读、欣悦成长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丁永庆:以欣悦成长为例,简单来说就是音体美。近两年,教育部针对农村的教育特别提出音体美的重要性,因为孩子们的教育并不是有了语文、科学、数学等就可以了,尤其是小学生,音乐、体育、美术同样重要。城市里在音体美方面有很多专家和专业教师,而农村却面临着很大的问题。

 因此,欣悦成长要满足学校基本的设备要求,包括操场、篮球架、乒乓球架、音乐器材等场地和设备。有了硬件设备之后,培养合格的音体美老师也同样重要。所以,欣悦成长是关注设备器材和老师的教育水平。

 从欣悦成长再到欣慧教学,中间非常重要的一环是教师的培训。除了面对面培训,我们强调跟师范大学合作,例如跟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合作,利用线上进行培训。互联网和电脑是上天给农村教育最好的礼物,我们通过信息化应用,用互联网教学的形式来解决农村教师的水平。

 此外,向荣专注“小而美”项目,即关注的对象是小规模学校,小规模的概念就是不到200个孩子或者200个左右。不到200个孩子的学校跟有1000个孩子的学校,资源肯定不一样。所以,如何满足小规模学校的需求是向荣专注的重点方向之一。

 公益与企业运营殊途同归

《公益时报》:作为向荣的荣誉理事长,你对向荣的内部治理和外部运营有哪些基本要求?

 丁永庆:两方面吧,一方面,欣欣拥有的21年经验也吸取了美国当地公益慈善基金会的运作模式和方法。教育需要长远持续不断地推进,这就要求欣欣必须要有非常完善的组织结构以及管理方式。

 另一方面,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及义工等很多在公司里都是管理层,所以欣欣一直以来在用企业管理的模式运营基金会。从设定宗旨到梳理战略思路,再到运营管理,最后到资金筹集、使用机制等,跟企业运作模式类似,需要科学的管理制度。欣欣同样把这样的经验分享给向荣,因此向荣的发展也会遵照企业的管理模式,我们会把企业的观念和实际的工作方式带到向荣。

 此外,企业在运作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是深入一线,了解客户群体的真正需求。所以,我经常强调,即使做理事长,也一定要到一线去,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截至目前,在欣欣覆盖的25个省市自治区的350所学校中,我走过了220多所。
   向荣具备先天性优势

《公益时报》:欣欣和向荣在业务上,比如筹款、项目设计、社会合作等方面是否会有一些重合?

 丁永庆:筹款方面,这是两个完全独立运作的基金会,善款是完全分开的。

 项目方面,欣欣有350家平台,每个平台的需求不同,我们可以把需求和农村学校的现状根据平台跟向荣来分享。从项目的设计来看,欣欣和向荣是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假如有项目需要双方来合作和交流,那么有些项目内容欣欣可以跟向荣分享,向荣也可以经过欣欣的牵线搭桥和同一家企业合作。

 欣欣本身有一些先天的局限性,比如时间、距离等。而欣欣在国内的350所学校,阅读的需求非常大,欣欣不可能覆盖得那么全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把项目经验和内容跟向荣分享。

 向荣作为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基金会,跟其他刚成立的基金会相比,有了许多先天优势。

《公益时报》:向荣未来在筹款方面有着怎样的考量?

 丁永庆:向荣从一开始就专注如何能够鼓励企业参与公益。向荣创始人之一刘圣就是非常成功的年轻企业家,其理监事里也有几位是企业家,他们已经参与到向荣的项目落地。但如何把他们的影响力扩大到更多的企业?我们希望企业家的参与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影响更多企业,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社会责任。

 说到筹款,首先,我们的重要筹款来源就是企业,所以向荣一开始就针对合作伙伴的需求做了很多的研究和规划。对向荣来说,如何借用企业使得向荣发展,并在募款方面得到企业的支持是重要的方向。

 其次,筹资募款的责任要落实到执行团队,一定要注重实际的工作内容,有实际的工作成果,用成果来说话。

 最后,向荣是非公募基金会,在今年的99公益日,将项目挂靠在儿慈会下面,共计筹款100万元左右,约有5000人的参与人次。这其中不乏有欣欣的义工、欣欣的服务对象、农村学校的校长及老师等群体参与。对于一个刚成立不到一年的基金会,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有这样的筹资成果实属不易。未来,在做好项目执行的同时,希望筹资能够有所突破。

《公益时报》:“公益”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在做公益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丁永庆:这个收获是两个层面的,一个是个人,一个是机构。

 在个人层面,比如因为我们做的一些小小奉献,孩子们见到我们就非常开心。看着他们真挚的面孔,你会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这就是回报。从机构层面,向荣就像是欣欣的传承,有着共享精神和共享文化,这是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回报。

《公益时报》:未来在公益路上对自己有什么要求?

 丁永庆:我常常感觉自己在跟时间赛跑,所以对自己的要求是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把公益的精神和文化同更多人分享,尤其是企业家们,这对我来说是责任亦是挑战。

 欣欣自成立至今已有21年,其第一批资助的孩子们如今都已经成年,他们在各行各业,如果他们都成为了高知识、高水平的员工,那么一定能够反哺社会或者企业。所以我跟企业家们说,别总觉得你是在帮助别人,或者帮助农村教育,其实你是在帮助自己。要想企业长远发展,未来还是需要靠这些成长起来的孩子们,这个观念一定要深深的植入到企业家的头脑里。


Copyright 2004-2012 太阳城平台慈善总会 对本站数据有疑问请致电联系0371-65509100